而这个穿着一身黑衣头裹黑巾的男人却是就要和

分享到:
  听到自己被质疑,方家兄弟两个就为各自的武勇辩驳起来:“谁说的?我们二人自小就师从新阳武馆的孙师傅,习得一身的好枪法,此时不为爹爹排忧解难,我们就枉为人子了。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的父子三人,就安静了下来,看起来,这是要为这个决定作出一个决议了。
 
    但是,这对于顾峥来说确是一个大好的时机,斩草除根,也省的朝廷还要追击溃逃的匪贼了。
 
    这一家子,就在今天一窝端了吧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的顾峥,就是一个挺腰,一下子,又倒挂在了房沿儿之下,一个臂悬下放,就如同羽毛一般的轻飘飘的踩在了屋外的窗台之外。
 
    从这个角度,看过去,正好能看到侧面对着他的这父子三人。
 
    自己的首要目标,就是这个已经确认了身份的方腊,至于他两个儿子,捎带手的,就让他们去地下赔那顾家庄的上百口的人吧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的顾峥,十分稳定的擎起了他的右臂,从腰间的百宝带中,抽出一根袖箭,仔仔细细的安置在了发射机关之上。
 
    待到一切就绪,顾峥就一探右臂,将左手往机关上一拨,毫不犹豫的就将尖锐的袖箭给发射了出去。
 
    嗖
 
    飞箭破空的声音,让屋子内的父子三人,齐刷刷的将头转到了窗口的方向。
 
    但是此时,却是早已经来不及了。
 
    在他们还在愣神的功夫中,顾峥却是没有闲着,他在袖箭一发射出去的那一个瞬间,就一把推开了掩藏他踪迹的窗户。
 
 406 快逃!
 
    此时的顾铮,一手撑在窗沿之上,一手将腰刀抽出,一个翻身,就落步无声的进到了屋内。
 
    在顾铮脚尖儿刚一落地的同时,他那常年锻炼不懈的强劲有力的小腿,就是一个后蹬,恶狠狠的就朝着方腊的方向飞纵而去。
 
    飞箭偷袭为虚,直面刺杀为实。
 
    寒光阵阵的锻刀,在小煤油灯的照射之下,反射出了死亡的光芒。
 
    而在这方书就要暴呵出来的时候,他却发现,自己是距离刺客最近的那一个人。
 
    而这个穿着一身黑衣,头裹黑巾的男人,却是在马上就要和他脸贴脸的时候,身形一转,竟是将他错过了,而对方手中的长刀,竟是直递自己的父亲而去。
 
    刚刚感受到了死神气息的方书,正在庆幸自己的死里逃生呢,突然,他的脖颈处,就感受到了一阵剧烈的刺痛。
 
    一枚闪着寒光的袖箭,直接就插在了他的侧部颈动脉之上,像是水管子爆裂了一般,血液不受控制的就迸射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啊,喝喝”
 
    因为快速的失血,而瞬间的失去了战斗力的方书,用他那已经开始混沌的脑袋,拼命的回想着,自己是怎么就一脚踏入到了死亡的陷阱之中的?
 
    明明他们在听到了飞箭发射的声音的时候,看到那暗器的飞行角度,不是能射中他们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的方向啊。
 
    为什么到最后,这只袖箭,会准确无误的插进自己的脖子当中呢?
 
    此时的顾峥,才没有时间给他解释,自己利用在对方视线中虚晃的步伐,影响了方书的判断。
 
    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,身体会有十分自然的规避动作,而顾峥手中那似是而非的刀柄的运行方向,以及脚底下略带蛇形的几个走步,都让方书的身体,不自觉的跟着他的引导,挪动了一步。
 
    而就是这无知无觉的一小步,就直接的带走了他的小命。
 
    这位方腊的大儿子,还不如就是个从来没有习过武的普通人,那么现在他的反应,也只不过是傻愣在现场,一刀被顾峥砍掉了脑袋罢了。
 
    反正都是死,只不过这位敌人是死在自己的手上罢了。
 
    而这电光火石的一瞬,在方腊的眼中,只是这样的。
 
    对面的这个年轻的刺客,最终的目标就是自己。
 
    因为从始至终,他的眼睛,就没有离开自己的身上。
 
    他就这般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脸,做着诡异的动作,速度却是半分不减的直接冲到了自己的面前。
 
    ‘叮!’
 
    “你以为我在自己的地盘上就不带武器了?”
 
    这是方腊,在这个世界上所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 
    因为就在他信心满满的抄起桌子上的铁锏,抵御住了顾峥右手中的锻刀的时候,却发现他的脑袋已经高高的从脖子上飞了起来。
 
    怎么可能?
 
    彻底死透的方腊,他那还没落下来的头,已经看不到了顾峥接下来的动作,以及他当时挡住了袭击,却依然要死的原因了。
 
    因为就在他抵挡住了顾峥右手的利刃的同时,这位与他们压根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刺客,就从他的后腰,抽出来一把锋利无比的砍骨刀,毫不犹豫的就朝着他因为格挡,而空制出来的脖颈处,狠狠的平砍了下去。
 
    ‘噗呲’
 
    就在一颗脑袋高高跃起的时候,方腊的对面,顾峥的身后的方豪,发出了悲愤的怒吼。
 
    “不!”
 
    “呃呃呃”

欢迎转载炫乐彩票网址-炫乐彩票官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炫乐彩票网址-炫乐彩票官网 » 而这个穿着一身黑衣头裹黑巾的男人却是就要和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